真钱赌大小★线上★官方注册

真钱赌大小: 【桂林老照片】图说清末民国老桂中

作者:尹文军   届次:1988届    班级:高49班
工作单位: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

 

       桂林中学,是一所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名校,从1905年创办到1949年桂林解放,名称几经变化,主要的办学地点有四个,分别是文明路(文昌门内副爷巷)的桂林府中学堂、解放西路(崇德街)广西省立第三中学初级中学校、广西省立桂林中学)、靖江王府和雁山园(西林公园)的广西省立第三高级中学校。这些校址,都有历史照片保存下来,为我们了解桂林中学历史提供了很好的素材和依据,现按大致的时间,将这些照片整理出来,并配以说明,供学校参考使用。
一、副爷巷的桂林府中学堂

\



这张照片,出自《中国十八省府》(Eighteen capitals of China)一书,作者是美国人威廉·埃德加·盖洛(William Edgar Geil)。
 

       盖洛1903年首次途经日本来到中国,从上海坐船溯流而上,沿途考察了长江流域(包括云南、贵州地区)的人文地理,写下了《扬子江上的美国佬》(1904)一书,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在那以后,中国成了他魂牵梦绕的研究对象,他又数次前来中国考察华夏神州,走遍了大江南北,长城内外,三山五岳,连续出版了《中国的长城》(1909)、《中国十八省府》(1911)和《中国五岳》(1926)等一系列重量级的著作。
     《中国十八省府》一书,按盖洛旅程的时间顺序,集中展示了十八座当时省城的风貌,依次为杭州、福州、广州、桂林、贵阳、云南府(昆明)、苏州、南京、安庆、南昌、武昌、长沙、成都、兰州、西安、太原、开封府(开封)、济南,最后是国都北京,基本上囊括了当时中国的大都市,足见盖洛旅游覆盖面之宽广。
       盖洛当年是由广州沿西江逆流而上到达广西的,他先到梧州,然后顺桂江(漓江)经平乐、阳朔到达省府桂林,拜会时任广西巡抚张鸣岐。张安排其参观独秀峰脚下新修的咨议局会堂,游览桂林王城,并设宴招待,相谈甚欢。逗留数日后,盖洛离桂前往贵阳。
       在书中桂林共有九张照片,上面的照片是第五张。
       关于照片的拍摄时间,原书未见明确说明,也查阅不到相关资料,只能进行大概的推测。在书中,有一张照片的说明是“广西桂林一间具有历史意义的房子,广西第一届咨议会议在此召开。”考证广西第一届咨议会议,应是1909年10月14日召开,可见照片的拍摄时间在1909年10月14日之后。书中有张鸣岐的照片,说明是“开明的广西统治者”,宣统二年(1910年)10月,张鸣岐升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,此时起不再是“广西统治者”。从桂林被摄者的穿着以及照片中的植物来来看,当为秋冬季,而之后盖洛到贵州云南拍摄的景致已是冬季,加之书中关于桂林的文字两次提到11月,因此,桂林的这组照片最有可能拍摄于1909年11月。
       1909年的中学,桂林仅有一所,别无分号,那就是位于文昌门内副爷巷的桂林府中学堂。
        桂林府中学堂,桂林中学的前身,始建于1905年9月23日(光绪三十一年农历乙巳八月二十五日),它是清廷取消科举考试后,广西最早官办的学堂之一,校址为桂林文昌门副爷巷桂林府守备衙门所在地(今文明路桂林市人民医院处)。首任监督(即校长)沈赞清。桂林府中学堂从1905年至1911年,存世6年,毕业六个班。
       1909年,桂林印制了一张《广西省城警区全图》,这是一张用现代测量手段,按比例绘制的一张清代桂林城区图,在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,在杉湖南岸大约今人民医院处,印有桂林中学字样,可见早在清代,桂林府中学堂已经简称为桂林中学了。


 





\



 

        十八省府这一张照片,是书中唯一一张以中学作为拍摄内容的照片,也是目前我们能见到的唯一一张桂林府中学堂的照片,弥足珍贵。照片背景是一栋中西结合的两层建筑,五开间木结构,歇山式大屋顶,小青瓦屋面,一楼层高较高,玻璃木格窗一开到顶,宽敞透亮,应该是做为教室使用,二层设有走廊,栏杆采用美人靠形式。作为建筑,最突出的是在二层木结构中式建筑的正前方,构筑了一个西式的大门廊,门廊由四根方柱支撑,上方露台周围砌有欧式风格的宝瓶状栏杆。从功能及外观来分析,门廊很有可能是砖混结构,这就把桂林砖混结构的历史确定到了清末,在桂林建筑史上有重要的价值。
       建筑周围的植物,能辨别出来的是画面左侧的松树以及右侧的竹子,教室前方则摆满了盆栽植物,盆栽中的花朵开得正旺,从季节来看,应该是菊花。松、竹、菊为中国历代文人所推崇,学校用它们作为绿化植物,其用意不言自明。
       西式门廊的前方,站着这幅照片的中心人物,身份很有可能是桂林府中学堂的监督,他头戴瓜皮小帽,身着长衫马褂,端立着目视镜头。画面右侧,一位身着长衫的成年人隐藏在中式建筑的二楼檐柱后面,看样子似乎是不小心闯进了镜头。而学堂的学生们就没这么顾忌了,在一楼教室里和走廊外,可以看到十来位头缠长辫的学生,透过盆栽的簇簇菊花,好奇地看着镜头和镜头后面的洋大人。这些意外的抢镜者,恰好为我们勾勒出当时学校人物关系的大致面貌。
       有意思的是,盖洛在书中对广西及桂林的描述,不乏落后、愚昧、野蛮、迷信之类的形容,但桂林府中学堂这张照片的说明,褒扬之意十分明显:“偏远的广西桂林,一所伟大的中学(The great middle school,Kwelin in remote Kwangxi)。”从1905到1909,一所在偏远地区诞生仅仅4年的中学,到底是哪些方面或者特质会让盖洛使用“伟大”这个词呢?是因为宏大的建筑?端庄的校长?还是充满活力和好奇的学生?他没有详细说明,我们现在不得而知。但我们知道,桂林中学百多年来,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优秀学生,尖端人才层出不穷,行业精英不断涌现,其数量和质量在桂林乃至广西都名列前茅。“伟大”一词,放到今日,桂林中学当之无愧。不得不说,盖洛先生不仅照片拍得好,而且很有先见之明。
二、崇德街桂林中学
        副爷巷的中学堂,如今早已踪迹全无。1912年进入民国时代,桂林府中学堂改名为“县立桂林中学校”,1918年改为“省立第三中学校”,1927年从副爷巷迁到崇德街(今解放西路)的府学文庙,也就是今天的桂林中学校址,到今年正好九十年。
        桂林中学校址,从南宋到清代,都是文庙和府学的所在地,南宋《静江府城池图》上清晰地标示出了静江府文庙和府学,明代陈琏的《桂林 郡志》里,专门绘制了洪武年间桂林府学文庙的平面示意图,


 

\